丝绸之路地理介绍
古代丝绸之路,起点是中国的长安(今西安)。长安是汉朝和唐朝的国都,当时各地丝绸和其它商品集中在长安以後,再由各国商人把一捆捆的生丝和一匹匹绸缎,用油漆麻布和皮革装裹,然後浩浩荡荡地组成商队,爬上陕甘高原,越过乌鞘岭,经过甘肃的武威,穿过河西走廊,到达当时的中西交通要道敦煌。另外经过青海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,再往西便是新疆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。
丝绸之路是当时对中国与西方所有来往通道的统称,实际上并不是只有一条路。第一条是沿著昆仑山北麓到达安息(今伊朗),直至印度洋,称为南道。第二条顺天山南侧行走,越过帕米尔高原,到达中亚和波斯湾等地,称为北道。但西汉以後天山北路又增加了第三条丝路,通往地中海各国,称为北道,或新北道,原来的北道(即顺天山南侧行走的那一条)就改称为中道了。
丝绸之路中道 丝绸之路南道 丝绸之路北道
丝绸之路在新疆的中道,汉代的时候称为「北道」。如果以现代的概念来说,是从哈密经吐鲁番盆地的交河故城,沿天山南麓和塔里木河向西,到达喀什,经塔什库尔干出境。当中,高昌、交河、轮台、龟兹、疏勒,是「丝绸之路」中道上的历史名城。
汉、唐时期的中道路线,比起现代的居民中心,更为偏南,有些路段已沉没在荒漠之中,比如在高昌故城以东的鄯善县境内,本有穷阿萨、克克阿萨古城与高昌故城东西相望,但如今这两个古城周围已经成为无人居住的荒漠。过去,汉王朝为了保证丝路交通的安全,解决戍边将士的给养,曾在库尔勒地区进行过大规模的屯田,那时轮台、渠梨一带,曾是阡陌纵横的农业垦植中心,但今天已经沦为一片茫茫硷滩,其位置是在今天轮台的东南面。从库车西行,经阿克苏到巴楚,在现今的公路以南,也有一列绵延的古堡,再如从伽师到喀什之间,在一片荒漠之中,考古工作者也发现过汉代的村落和唐代寺院。
中道的风情和量址,今人遥想那已逝的岁月。

 

  

 

丝绸之路南道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  

丝绸之路从甘肃的玉门关进入新疆境内,首先便到达哈密。哈密古名伊吾,地处天山东部,是古代中原通向西域的大门和咽喉。当年张骞、班超出使西域的马队,唐玄奘去西天取经的一行,马可·波罗去中原的桑驼,以及历朝数不清的使者、商贾,都曾在这里留下不可磨灭的足迹,更不用说是丝绸之路的过客了。
一提起哈密,立刻叫人想起鼎鼎大名的哈密瓜。维吾尔族人把哈密瓜称为「库洪」,哈密瓜在天山南北都有种植,但品质最好的哈密瓜是鄯善出产的东湖瓜。

  哈密瓜历来叫「甜瓜」或「甘瓜」

  从鄯善县城出发,驱车向西南行驶25公里,便到达了这个著名的哈密瓜乡鲁克沁。
这里出产的哈密瓜之所以上好,除了当地瓜农有丰富的栽培经验之外,主要是特殊的自然地理条件十分适合哈密瓜的生长、发育和糖分的积累。鲁克沁又名鲁兰、六眼泉,即汉代的柳中城、明代的柳城。它北靠寸草不生的火焰山,南临一望无际的库姆塔格沙漠,特殊的自然环境,使它具有夏季的高温、空气乾燥、雨水稀少、日照时间长、昼夜温差大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非常适合哈密瓜对于生态环境的特殊要求。元、明时代,哈密瓜已在这里广为种植。不过,却一直没有哈密瓜这个名字,人们只称它为「甘瓜」或「甜瓜」。一直到200多年前,哈密王将他管辖下的鄯善出产的甜瓜,当做「贡品进献清廷,据说皇帝吃了以後,十分高兴,便问:「这是甚麽瓜?」身边的臣子不知道具体产地,只知道是哈密王所献,便信口回答:「哈密瓜。从此,哈密瓜便定名。想当年,丝路过客恐怕也早就吃过它的「甜头」了。   吐鲁番一场一沟盛产葡萄

  一提起新疆的特产,人们自然会想起「吐鲁番的葡萄、哈密的瓜」这句话,离开了哈密继续西行,吐鲁番的无核葡萄,又该是丝路过客的另外一大享受了。
葡萄对于土壤条件要求不高,只要保证充足的日照,水分充足,生长期气温较高就行了。吐鲁番盆地的自然环境正符合了这样的条件,而种植无核葡萄最多的是「一场一沟」,一场指的是鄯善县东湖园艺场,一沟就是著名的葡萄沟了。
吐鲁番市北的火焰山峡谷,是一条不太深的切蚀沟,但见一条清澈的溪水由北向南淌了过来。从沟底望过去,层层叠叠的葡萄园依著山势布满了山坡,在万绿丛中,又有些村舍小屋错落其中,那就是葡萄人家了。

  高昌故城残存台基可能是麴氏王朝宫殿遗址

  离开吐鲁番市东行,进入平坦的戈壁後约40公里,穿过一片绿洲,保存比较完整的高昌故城遗址在望。
高昌故城的城墙还可以看得清楚,通过西城门进去,登上一个高处了望,只见西面都是断垣残壁,几乎望不到尽头。原来,高昌故城总面积达200万平方米,城墙周长有5公里多。
全城分为外城、内城和宫城3部份,据说那布局模仿唐代的长安城。到处走走看看,你会发现外城的东南面和西南面,各有一处寺院的遗址。
城正中偏北是一个用红土坯筑成的高台,遗下的残破台基就有15米高,附近发现过雕有图案的石础和绿琉璃瓦片,有人认为,这里可能是麴氏王朝的宫殿遗址。
来到外城的一个广场上就热闹了,摊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有人猜想,当年的贸易集市,可能也就在这一处。
第一个高昌国(公元442~460年)是匈奴人后裔沮渠氏建成的,继之而起的是阚氏高昌国、张氏高昌国、马氏高昌国和麴氏高昌国。其中以麴氏高昌国在吐鲁番的历史上影响最大,共传十个王,历时141年。唐朝建立不久,麴氏高昌国由麴文泰继位,他依仗西突厥做後台,看到高昌地处丝路要冲,贸易比较发达,便乘机勒索苛税,还时常扣留西域各国到唐朝去的使者与商人。唐太宗为了维护丝路的畅通,巩固西域的统一,便派了侯君集率大军攻高昌,麴文泰给吓死了,其子被迫投降。

  阿斯塔那一哈拉和卓古墓群出土大量文物

  看完高昌故城,当然不能错过在它旁边的阿斯塔那一哈拉和卓古墓群。50年代以来,这一带发掘了100余座古墓,出土了乾尸上百具,取得了从3世纪至8世纪的大量文物。据说大部份已经转送乌鲁木齐的新疆博物馆收藏,但留在这里的也不少,可见其总数量之多,
没想到那些出土的生产於公元5世纪至8世纪的古代丝绸,颜色竟会保持得这样鲜艳夺目,图案竟会设计得这样典雅美观,而这些绢、纱、锦、缎,可以说是丝绸之路上最有代表性的文物。此外还有彩绘俑、壁画、汉字文书等等,都十分精致。

  博斯腾湖是新疆最大的内陆淡水湖

  唐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写道:「出高昌故地,自近者始,曰阿耆巳国。」这个「阿耆尼」来自梵文Agni,即汉文史书所称的「焉耆」,《前汉书》记载:「焉耆国……近海水多鱼。」《後汉书》记载:「焉耆……四面有大山,与龟兹国相联,道险恶,易守,有海水,出入四山之内。……两处所称「海水」,指的就是焉耆县东面的博斯腾湖,在维吾尔语中,意思是「绿洲湖」,这个面积980平方公里的大湖,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淡水湖。
从焉耆城顺著开都河(即流沙河)向东流的方向,我们前往博斯腾湖,沿途没有公路,汽车在农村小道上颠簸,十分难走,好不容易走完20公里的路程,见到湖水像大海似的横在眼前,湖面不静得像一面镜子,还有几只小白鸥在湖面飞翔。
博斯腾湖盛产传统的鱼种大头鱼和尖嘴鱼,肉嫩脂多,而且身体特别大,小的有几公斤,大的更达十几公斤,只是到了1966年,湖滨成立了水产养殖场,自己孵化鱼苗,大量放养青鱼、草鱼、鲢鱼、鳙鱼四人淡水鱼,後来还从长江引来鲤鱼、鲫鱼、扁鱼,品种增加到13种,产量也大为增加。难怪湖上有许多捕鱼的渔轮呢!

  在焉耆古国遗址出土的头像

  从焉耆县城南行40华里,便是四十里城子乡,据专家认为,焉耆古国当年的首府,就在四十里城子。
故城遗址正方形的土筑城墙还相当完整,规模不小。只是城内空空荡荡,连断垣残壁都没有留下,仅有高高低低的士墩,估计是建筑物的台基。据悉,考古学家曾在城内找到唐代开元铜钱,证明早在公元8世纪这个古城就存在了,事实上,从公元5世纪到8世纪,名僧法显、宋云、玄奘、慧超、悟空等都先後经焉耆西游。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说过,焉耆国有伽蓝十几所、僧徒2,000多人。随著佛教的东传,印度文化在焉耆有相当大的影响,而「文字」则取印度,微有增损。
在离四十里城子西面约20公里处的「千间房」出土的头像,明显地具有权陀罗艺术风格。其中一尊菩萨头像高鼻深目,细长肩毛,眼睛微闭,小嘴厚唇,像印度人或中亚人。「千间房」有如「千佛洞」,看来这里曾经有过许多庙宇,但平地上仅留存若干土墙而已,只是在山梁上有一些洞窟,仔细寻找,发现有彩绘壁画的残迹。

  库尔勒虽处沙漠边缘夏秋瓜果不断

  背靠天山山脉的库鲁克山,面向开阔的塔里木盆地的库尔勒,因为天山挡住了北来的寒风,塔里木河西岸的原始胡杨林又阻止了南来的风沙,在地理上得天独厚,气候温和,大部分时间风和日丽,加上能源充足,土地肥沃,自古以来便是南疆理想的农耕之地。
库尔勒建城的历史不长,公元1758年,清廷在库尔勒设立三品官统治,属焉耆县管辖。民国后于1929年首次建县,50年代初人口只有4,700人,如今库尔勒市己有10多万人,成为占全新疆四分之一面积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首府。
库尔勒市市区城市规划相当规整,大街上见不到古老的房屋,马路两旁植满参天的白杨树和各种果树,让人一望上去便感到满目清凉。
这个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绿洲城市,从初夏到秋末,瓜果不断,最先上市的是桑葚和杏子,然後是樱桃、李子和蜜桃,接著是西瓜、葡萄、苹果、哈密瓜和无花果,最後「出场」的才是著名的库尔勒香梨,库尔勒香梨的原种,原来是引自内地,据史料记载,早在两三千年前,淮河和黄河流域已大量种植梨树,张骞通西域後,将西域的葡萄、核桃等引人内地,而内地的一些农作物与果品也同时传入西域,据《大唐西域记》记载,玄奘于公元7世纪便在库尔勒和库车一带亲眼见到许多梨树,这说明通过丝路上的交流,内地的梨种也早就在西域「安家落户了」。

  库车是古龟兹国首府,巴扎极热闹

  离开库尔勒西去,途经汉朝轮台的遗址,穿过一片金黄色的葵花田之後,便进入戈壁,并且见到烽火台,还有碉堡似的废墟。当然还有几匹兀立的懒洋洋的骆驼。
库车老城那中亚风格的清真大寺,以其圆尖塔建筑散发出西域色彩。新城紧靠著老城而建,街道宽阔,绿树丛生,而建筑物却具有现代色彩。最奇特的是有一种可载20多人的「公共马车」,在老城与新城之间来往。
库车在汉代是龟兹国的首府所在地,当时,龟兹是汉代西域三十六国中的第三大国,其地域包括今天的轮台、库车、沙雅、拜城、新和五县和阿克苏市,并以库车为中心。
龟兹地处西域中心地带,扼守丝绸之路中道要冲。它历来是西域文化名萃之地,也是著名的歌舞之乡。
到了库车而不游巴扎,那就不能尽情体味库车古老的乡土风光之妙处。老城的巴扎,中午时分人最多,大街小巷都挤得水泄不通。沿途只见五行八作,分门别类,以类相聚,各占一隅。有的小巷专卖帽子,花色品种齐全之外,更富地方民族特色。有的小巷却都是理发铺,别的地方人声喧闹,这里却很安静。忽然从一个大院传来满耳的「哞哞」、「咩咩」之声,原来这里是牲畜市场……
从库车县城西行约9公里,在通往拜城县大路的山口,有一座西汉时代的烽火台,台下竖起的一块牌子上写著「克孜尔乃哈土塔」,在维吾尔语中,「克孜尔乃哈」是「女儿留下」之意。
而库车县城北18公里处的苏巴什故城遗址,分在库车河两岸,东西对峙,形同肺叶;河两边各有三座佛塔,围绕着每座佛塔,有庙宇和佛洞,两处遗址总面积不小,约有20万平方米,但并没有发现古代城市所不可缺少的城墙,唐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说:「隔一河水,有二伽蓝(寺),同名昭怙厘,而东西相应。」原来这就是唐玄奘讲过经的昭怙厘大寺。

  克孜尔千佛洞壁画精美

  中国最西部的大型佛教石窟克孜尔千佛洞,距库车县城70多公里,它的建窟年代,比敦煌莫高窟还要早,是中国四大石窟之一。
克孜尔千佛洞已编号的洞窟,共有236个,由于历史上的大破坏,塑像已经没有了,好在壁画虽残缺,但仍有较完整的,可供观赏和研究之用。
单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,克孜尔千佛洞的许多单幅画面也十分精美。在第38窟,洞口上部的说法图上的一尊菩萨,完全是以细线勾划出来,上身全裸,简洁的线条所描出的匀称形体完全合乎人体解剖部位。

  替妃墓其实并非香妃埋葬地

  从库车往西南行,经过阿克苏,来到中国最西端的都会喀什。喀什有名的旅游胜地之一,便是距喀什市区10公里的「香妃墓」,这个始建于17世纪的伊斯兰式古堡,保护得十分完好。
关于香妃,有种种传说。但根据史料记载,香妃的直系亲属,如其兄图尔都,是协助清廷平定喀什叛乱有功於朝廷之人。公元1759年,图尔都因讨贼有功,封为辅国公,其妹随他赴京,不久被选入宫,初为贵人,因为是和卓氏之女,被称为和贵人,继而升为嫔,又晋封为妃,称容妃。在乾隆诸妃中,名列第三。又因为传说她遍体有香味,故又称为「香妃」。
其实香妃并没有葬在香妃墓,她死之後,葬於河北遵化县的东陵。清东陵的容妃墓里,最近发现容妃棺木正面和侧面有手书的阿拉伯文金字,可辨出「以真主的名义……」等字样。

  喀什是佛教最早传入中国的地方之一

  在喀什市东北约30公里处,有一座废弃了的罕诺伊古城,从古城往北再走几公里,越过乾涸了的恰克玛克河古河道不久,便看到一座卵圆形的大塔和一座覆斗形的巨大高台,这就是莫尔佛塔了。这两座千年不倒的遗迹,是古代疏勒国佛教徒们的杰作。
根据佛教东传的历史,喀什是佛教最早传入的地方之一。有人认为,远在公元2世纪以前,这里便已有不少佛教徒活动;有的学者还认为公元2世纪初期疏勒国国王安国的舅父臣盘便是信仰小乘佛教的佛教徒,安国死後他被国人拥立为王。一般认为,在疏勒国国王中,他可能是第一代佛教徒。
佛教传入喀什噶尔以後,一直延续了八、九百年,到公元10世纪才被伊斯兰教所代替。
离开喀什,经塔什库尔干,丝绸之路新疆中道行便出境了。

 

  丝绸之路往新疆的南道,曾是中国汉代出阳关通西域的交通要道,也是一条最早的国际交通大道。远在2,000多年前,金发碧眼的西方人,携了猫眼石、龙涎香和象牙,赶看狂吼的狮子,穿过荒原戈壁,源源不断地来到中国;而汉朝的使团和商队则满载著丝绸、瓷器、铁器,携着联盟的斜交文书,也络绎不绝地在沙海大漠中西行,踏遍西域三十六国……
而後来,有两位世界级的探险旅行家--中国的玄奘、意大利的马可·孛罗,先後以九死一生的经历,为这条己经没落的古道增添了浪漫的色彩。
在汉、唐时期,进入新疆境内的丝绸南路,一般多是从甘肃敦煌的阳关出发,横穿足有500多公里的「白龙堆路」(即今日的罗布泊一带),过楼兰国,到达若羌的。

  横穿罗布泊的沙漠戈壁,一直是丝绸南路上的头道险阻。後来,南道的废弃,中道和北道的兴起,便和这段充满危机和死亡的险途有直接的关系。
可以这样说,即便在通讯和交通部十分发达的今天,要闯过罗布泊的漫漫沙海,仍然是十分艰难的事情,因为其中没有确定的路面可循,更没有路标;而且时常碰到流沙埋陷车轮,因而一天最多也只能行走数十公里。再加上漫无人烟、无水源、无草木,旅行者随时都会陷入死亡陷阱。
正因为如此,今天的游客如果想要目睹罗布泊古海和古楼兰王国遗址的风采,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!除非专门做探险旅行,一般人都会从敦煌出发,南下入青海省境内,再西行翻过阿尔金山,前往若羌。

西汉伊循城曾成为军垦基地

  接近若羌县城,便有了绿洲。因为这里靠近阿尔金山,炎炎的夏日将高山的积雪融化,注入了长长的河道。
在丝绸南路仍然兴旺的时代,今天的若羌一带,曾属鄯善国的地界。在县城东北的70公里处,有一座古城遗址,有城堡、烽燧、寺院和民居的残迹。离「城」不远,还有一片灌溉渠网的遗迹,覆盖了近2万亩地面。不少人认为这就是西汉时期的伊循城的故址。汉王朝为了加强对鄯善王的统治地位,同时也便于维护南道的畅通,便在这里设置了军垦基地。
说来也巧,2,000多年之後,米兰又成为现代农垦兵团36团的「屯田」之地。只是垦地离「伊循城」北移了10多公里。

  且末曾是子民230户的古代小国

  离开若羌,沿著公路西行,看到几乎全是沙漠和戈壁。养路工人虽然一年四季不停歇地固沙护路,但仍然挡不住大风季节时的流沙侵蚀路面。
车行370公里,到达且末,这是一座靠车尔臣河滋润的县城。在西汉时期,且末和附近的楼兰、若羌(远离现在的若羌,在接近阳关的沙漠中)一样,都是西域的小国。根据《汉书》记载,且末国有「户二百三十,口千六百一十」。若羌国「户四百五十,口一千七百五十,不田作,仰鄯善且末谷」"而车尔臣河南岸的小宛国就更小得可怜,只有「户一百五十」。
且末古城的遗址,位于且末县城东南一带的荒漠中,今天还可以看到残断的城垣兀立。据说,唐代的玄奘从印度取经回中国,曾在这儿停留过。但唐僧栖身於此处时,这城也已成了荒城。
从且末到民丰的300公里路途,由于昆仑山淌下的河水比较密集,便形成了接连不断的沙漠绿洲。公路两旁是成片的胡杨林和随风摇动的芦苇,在林中的草地上,维吾尔族人悠闲地放牧著羊儿。在满目黄沙的旅途中,真难得这段翠绿的「长廊」!   精绝国的尼雅城藏匿在大漠中

  一般到民丰的游客,都会选两个重要的去处,一处是南疆穆斯林每年都大朝拜的尼雅「麻扎」;一处是尼雅古城遗址西汉时精绝国的都城。
朝拜「麻扎」定於每一年的8月份。在这一段日子里,每天都有成千上万来自南疆和北疆的穆斯林男女信徒,顺著尼雅河谷地,虔诚地朝著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深处走去,有如朝拜圣地麦加一般的庄重。因为,在那里掩埋著在中世纪「伊斯兰圣战」中牺牲的穆罕默德第五代孙--结比沙达克的遗骨。
从尼雅「麻扎」再向北深入沙漠10多公里,便有一座颇有名气的尼雅古城遗址。当代许多学者都认为,这城便是《汉书》中记载的精绝国的都城。
在古城遗址中,有许多庙宇、民宅、花园、桥梁的废墟;还曾出土过一、两千年以前的木牍、织物。尤其引人注目的,是在一座夫妻合葬的汉墓中,发现了各种色彩依然鲜艳的古代丝绸。这些无声的古物,向人们表明新疆丝绸南路昔日的繁荣。
从民丰再向西,在于田县南部的沙漠中,有戎卢国遗址;在策勒县南部,有渠勒国遗址;在东北部,有扦弥国遗址……。可见,当初开辟丝绸南路,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沟通中原与西域诸国之间的联系。   和田「艾的丽斯」是汉公主传蚕种造就

  于田县城的北边,是浩瀚的大沙漠,南边是莽莽的昆仑山;而克里雅河和昆仑引水渠网东西环绕于田,形成了一大片沙漠绿洲。漫游于田,特别让外地客人惊奇的,是当地维吾尔族妇女头顶的「泰勒拜克」,这是一种用黑色布料缝制的好像小茶杯大小的喇叭形小帽,不论她们身体如何摆动弯曲,那小小的帽儿总是不会脱落;真怀疑她们有甚麽绝招!其实答案很简单:帽子是缝在头巾上的。
初到于田的人都认为这里便是古于阗国的所在地。其实不然,那汉唐以来闻名的于阗国遗址,是远在200多公里之外的和田!在和田县城西南的玉龙喀什河西岸,有一座叫「买力克阿瓦提」的古城遗址,据专家考证,这就是汉代于阗国城府。
一般人可能都知道,和田有天下闻名的「和田玉」,有精美的「和田地毯」。但对于和田的另一绝活,了解的人就少些了。其实凡去南疆的人,都会被维族姑娘身穿的艳丽飘逸的彩条裙所吸引--那便是丝绸古道的特产「艾的丽斯」绸。
据说,远在东汉时期,中原的蚕桑技术便已传到高昌、于阗、焉耆等国,接著便有了西域风格的丝织物。而于阗最初的蚕种,传说还是一位汉公主从家乡带来的呢!在和田出土的唐代版画中,便绘有这位汉公主同维族妇女一起植桑、养蚕、纺织的情景。   帕米尔高原孤立「石头城」

  离开丰饶美丽的和田继续西行,又经过了「皮山」(今皮山县)、「西夜」(在今皮山县西南)、「蒲犁」(今叶城县东)、「莎车」(今莎车县)等西域古国故地。据史书记载,在莎车一带,丝绸南路便分成两条走向:一是北上到达「疏勒国」,即今天的喀什市,与丝绸中路汇合,再折返向西南,翻越「葱岭」(帕米尔高原),经过「石头城」,进入「大月氏」、「安息」(波斯);一是从「莎车国」,直接向西,沿叶尔羌河谷攀上「葱岭」,也经过「石头城」,再向南,进入「安息」,还可以到「大秦」(罗马帝国)。
那座「石头城」,看来确是中、南丝路都必经之处。据说,古城在南北朝时就已经存在了。虽然已经有了1,400多岁的「高寿」,但「石头城」的城门、角楼、城墙都依然大体完整,有形有款。今天的人可能难以理喻,在人烟罕至、海拔又高於4,000米的荒原雪域,为何要建造这麽一座高大的孤城?看来只有一种解释比较合理--为踏上高寒险途的商旅和使团,提供一个消除疲劳、惊恐和饥寒的「安乐堡」。

  「葱岭」坦道盘旋日行八百里   如今从喀什到红其拉甫口岸,已经开辟了平坦宽敞的国际公路。清晨,从海拔1,200多米的喀什出发,日行400多公里,傍晚,便可以翻过覆盖著皑皑冰雪、海拔在4,800米以上的红其拉甫达坂。
而在汉唐时期,商人、僧侣和使者,要攀登这段「葱岭」的险途,起码得10天以上。而且随时都可能遭遇雪崩、风沙和极度缺氧带来的死亡危机。但今天乘坐汽车上「葱岭」,一路上可以轻松地欣赏那如明镜一般的高原湖泊,饱览那冰川披挂的「公格尔」和「慕士塔格」雪山,还有那牛羊成群的草原。
在这段地球的「脊梁」上,生活著耐得高寒的塔吉克族人。虽然他们总共才26,000多成员,但却有很鲜明的个性。看五官,多是深目高鼻瘦长脸。妇女一见面,便忙不迭地拥抱亲吻。塔吉克人自称是「鹰的传人」,因而能在这「葱岭」上自由自在地生存的,也只有鹰和塔吉克人。
翻过红其拉甫达坂,再行20多公里,便来到了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边界。四野尽是光秃秃的寒山恶岭,不见树木,只有一层育黄的瘦草匍匐在地面,一座高大的界碑耸立在海拔3,900米的国境上,界碑的西侧,站立著巴基斯坦的军人。
辆辆运货的卡车、载客的国际大巴士,轰隆隆地从边界上通过,或向东,或向西,川流不息地各奔前程。
而在千百年前,中国的玄奘、意大利的马可.孛罗,也都曾从这条国际的通道走过。只不过,那时没有明显的路,没有丝毫的国界标记。有的只是刺入骨髓的风雪、紧追不舍的恶狼和飞旋在脚下深渊中的黑鹰……。

 

  丝绸之路在新疆的北道,也称新北道,它是从伊吾(今哈密)沿天山南麓西行到七角井,北穿天山到木垒;或自伊吾翻越松树塘大地到蒲类海(今巴里坤草原),沿天山北麓西行到木垒、吉木萨尔、乌鲁木齐地区、伊犁,然后出境。这条路线,西汉时期已经存在,隋唐以后其地位更加重要。
自巴里坤草原沿著天山西行,一直到木垒,地势开阔,草场一片片,沿途的烽燧、城堡相连相续,清楚地显示古代道路的走向。而在木垒县境东城乡出土的数量不少的青铜饰牌、野猪与马互斗、野猪成列的图案,显示了古代游牧民族的文化风格。
由於这条北道依傍著天山,有丰美的水草,景色秀丽,而且多神奇景观,又新修了贯通东西的公路,交通方便,所以己成为人们游新疆常去之地。

  从哈密北行,驶过一些空旷的戈壁滩,有个差不多半人高的石人雕像孤零零地立在那里,周围是一堆乱石。原来,这里原本是古丝路上一个重要驿站所在地,只不过随著岁月的流逝,已经成了遗址了。

  巴里坤草原一望无际曾是古战场

  天山南口离哈密31公里,进口处有烽火台与巨石滩。山脊中的羊群背风伫立,既不叫也不吃草。登到约海拔3,400米的最高点,车子急转弯而下,沿途两旁郁郁葱葱,原来,巴里坤县境内有56,000多公顷的原始森林,全是挺拔的云杉和落叶松。
天山北口叫口门子,有旅店、饭馆和茶水站。再往前走,便是茫茫的巴里坤大草原了。这里是新疆拥有骆驼最多的地方,而巴里坤马也是新疆的三大名马之一。这宽阔平坦的草场,可以摆得上千军万马驰骋纵横,怪不得成为赫赫有名的古战场了!
沿著天山向西行,不久便到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,县城只有一条东西大道,有商店、旅舍、邮局、剧场等等。9万人口当中,有2万是哈萨克族。
县城西面10多公里处,就是巴里坤湖了,它长约10公里,宽约3公里,总面积30平方公里;这是一口咸水湖,不产鱼虾,但产食盐。
巴里坤湖就是历史上著名的蒲类海,湖边曾建有蒲类国,汉代时它曾受制於匈奴。据史书记载,汉朝将士至少曾经6次追击匈奴至蒲类海。这也保证了丝绸之路的畅通无阻。

  木垒有一条野草茂盛的「骆驼商路」

  从巴里坤县西行到木垒县,路过一个重要的「守捉」--独山守捉。进入木垒县境後24公里处,有一石挡住,公路不得不绕行,叫「大石头」。唐朝的独山守捉,就设在这里。这个「守捉」扼两条东来要道的交叉点,一条来自巴里坤,另一条来自哈密,其重要性可想而知。
木垒因木垒河而得名,它於1930年建县,1954年建木垒哈萨克自治县,现有人口74,000多人。
据说,木垒是蒲类的转音,唐代属蒲类县。出城北行,进入戈壁,有一条比较明显的古路痕迹,野草茂盛,小草发出奇异香味,这就是骆驼商路了。原来,骆驼队多年行走的结果,踏出了一条浅沟,下面积水,所以野草丛生。
据说,骆驼商路可以追溯到清代,那时,奇台县是新疆北部的商业中心,从奇台经木垒、巴里坤到蒙古草原和沙漠,有一条以骆驼为运输工具的商路。这条後期的「骆驼商路」,很像是古丝绸之路的延续和演变。

  吉木萨尔意为「金满城」是西域三大「丝都」之一

  从木垒西走,便是吉木萨尔县。「吉木」与「金满」谐音,「萨尔」是维吾尔语「城堡」之意,所以「吉木萨尔」即为「金满城」。早在东汉时,这里便驻军屯田,唐朝的庭州便是在汉朝的金满城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长安二年(公元702年),武则天在庭州设了管辖天山之北领土的北庭都护府。它成了古代西域两大首府之一,也是西域三大「丝都」之一。
北庭都护府的旧址,在县城北11公里处,1,000多年後的今天,遗址上散布著断垣残壁,据说是毁於明代的战乱中。登上城西北角一处残墙眺望,故城是长方形模样;进入城内,昔日的官署、街市依稀可辨,残砖、碎瓦和各种各样的陶片,遍地都是。还有几个显眼的大坑,原来是好多年前盗挖者的劣迹。而在70年代初,文物部门在城内发现出土的唐代铜质官印、「蒲类州印」、铜狮、葡萄纹铜镜等许多珍贵文物。
安西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的设置,标志著唐朝完成了统一西域的大业,丝绸之路一度冷落下来的东西方贸易才得以恢复,而且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繁荣程度。这是唐朝排除西突厥的干扰破坏後所取得的成果。
如果说,吉木萨尔是古代的新疆首府的话,那麽,作为今天新疆首府的乌鲁木齐,已经成为丝路北道的必经之地,留下了与丝路有关的许多文物古迹,最著名的有乌拉泊古城、阿拉沟遗址、巩宁城遗址,从这些地方出土的大量文物,包括各种陶瓷、玉器、铜器、丝绸残片等,如今都保存在这里的新疆博物馆里。

  伊宁附近的「吐鲁番墟子」据说是唐朝丝绸重镇弓月城

  石河子市以军垦的成就闻名,三十几年前,这里仅有三户人家,傍著一股小泉生活,周围是漫无边际的芦苇滩。如今,苇湖消失了,500多万亩良田开出来了,新城市也出现了。
石河子是一座白杨城,这里的白杨是一种巨型的树种,与内地不同。
离开石河子这片绿洲,在戈壁沙漠中穿行约100公里,又见另一片绿洲,这是另一个农垦基地--奎屯。再前行150公里,便是精河县,精河所产的西瓜以硕大闻名,最大的重达45公斤,号称「瓜王」。
过了高山湖泊赛里木湖,南下伊犁河谷,又是另一番景色,有如塞外江南。而伊犁河谷的中心是伊宁,有花园城市之称。漫步宁静的街道上,可以见到家家户户都有个果木繁茂的园子。
离伊宁市25公里之处,有个维吾尔族村子「吐鲁番墟子」,据说这村的村民是从吐鲁番迁来的,因而得名。村子旁有一座故城遗址,有人认为它就是唐朝的弓月城。
唐朝弓月城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,它东通北庭都护府所在地庭州(吉木萨尔),西通碎叶镇(今哈萨克斯坦托克马克附近),南面还通安西都护府所在地龟兹(今库车),又位于富饶的伊犁河谷中心,自然成为古代丝绸贸易的中心。据悉,弓月城在唐朝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转运站,商人可以在这里一次提取275匹的丝绸,足见城内丝绸贮存量之大。而从弓月城到龟兹,也就是从伊犁河谷到塔里木河畔的库车,有一条翻越天山的丝绸之路支线,这条路在汉朝就已通行,到唐朝也畅通无阻。

  惠远在清代是全新疆的军事中心

  从伊宁市向西行38公里,古城惠远就坐落在伊犁河畔,在清朝,它不仅是伊犁的政治中心,还是全新疆的军事中心,统管全新疆军事的伊犁将军府,便设在惠远。
现存的惠远城是1833年重建的,而老惠远城就在现在的惠远城4公里处。根据记载,当年惠远城内「商铺林立,百货云屯,市肆极称繁荣」。特别是当年的伊犁将军府,庭院幽深,好像是一座江南名园。只是经历了百年的沧桑,如今已变得面目全非,但是那规模却仍依稀可以认得出来。
从惠远西去出境,便是中亚的草原丝绸之路了。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
tour_operator2003@yahoo.com.cn

Tel::0086-0-15199056619 Fax:0086-991-2331276 My MSN:jimmytiger88@hotmail.com, My Skype:jimmytiger88